《高血脂医学课》03 | 诊断:为什么高血脂诊断那么难?

 

看完前面两片,你已经了解到,血脂是一个对身体来说,极为重要的存在。但是,当你拿到自己的体检报告,看到血脂那栏出现了红色向上的小箭头,你的心情一定是不舒服的。

2012年,中国人血脂紊乱的总体发生率是40.4%,非常高。这也就意味着,你人生中第一个体检报告的异常指标,很可能就是血脂。

可是,当你拿着体检报告找到医生问,我这高血脂要不要紧,医生的反应却有点迟疑。先是翻了翻你所有的体检报告,还要问你几个问题,沉默好一会儿,就是不明确地说,你的血脂到底严不严重。不像高血压,医生一看数据,就能给一个很明确的结论,告诉你“一定要吃药了”。

为什么会这样呢?是因为这个医生不够专业吗?当然不是。这是因为,高血脂的诊断,是一项非常复杂的任务。医生的沉默、追问、迟疑,都是因为他在做一个全局的盘算。可惜时间有限,他没办法在诊室里,把他的盘算一一说给你听。

这一篇,我们就拿来全球最新的研究成果,告诉你医生在诊室里,没来得及跟你说的话,帮你解读医生内心的全部盘算。

医生的终极目标

医生到底在盘算什么呢?

其实,医生只有一个终极目标,就是让你在十年以后,依然有一个很低的心脑血管患病风险。说得通俗点,就是离心梗、脑梗这些要命的问题远一点。

但是,这个判断可不容易。首先,你体检单上的血脂指标不下五六种,每种都有自己的变化轨迹。

其次,医生考虑的不只有当下,还要远到十年以后。而且,还会有其他很多的干扰因素,比如你的年龄,性别,有没有高血压,有没有高血糖,等等。这些因素,它们内部还会相互影响。

医生得综合考虑这么多问题,确定了你的全局风险到底多大之后,他才能确定地告诉你,你这个高血脂要不要紧、需不需要吃药。

变量之复杂,混杂因素之多,时间跨度之大,这个盘算,不得不说,放在任何一个研究领域,都是有相当难度的。

我们一起来看看,这么大、这么远的一个盘算,医生要怎么打。

确定关键变量

第一个层次的问题,是确定关键变量。体检单上有那么多的血脂变量,足足有六七个,先看哪一个?

我先公布答案,再慢慢说原因。医生最先看的变量,是LDL-C,低密度脂蛋白胆固醇,这是目前医学界作为心脑血管疾病预测、治疗最关键的变量。接下来,还可以看看载脂蛋白Apo-B,这个变量也很重要。

我放了一张体检单,跟血脂有关的项目,都用红框标出来了。接下来我提到的变量会比较多,你可以对照这张单子,一个一个地看。

《高血脂医学课》03 | 诊断:为什么高血脂诊断那么难?

 

上一篇我们说了,脂质作为货物,要想进入血液,就要找到一类叫载脂蛋白的船。

体检单上那么多变量,总结起来就是三种东西:要么是货,要么是船,要么是货+船的组合。

先来看货。货就是脂质。虽然它种类繁多,但可能对血管造成损伤的,只有两种:胆固醇和甘油三酯

再来看船。船就是载脂蛋白,分为两种。一艘船叫Apo-A,另一艘船叫Apo-B。体检单上,也可以找到。这里为了方便,我就叫它A船和B船。

这两种船,就是我身体里脂质运输行业的独角兽,绝大部分的脂质都由它们负责运输。其他不知名的船,因为搭载很少量的脂质,我们就不去细说了。

这两类船,为了不抢生意,航线分得清清楚楚。B船是将血脂运输到全身各处,供给身体利用。而A船走的则是反航线,将全身利用不掉的脂质运输回肝脏,再代谢到身体外。

最后来看,船载上货之后,又衍生出了两个变量,这也是单子上能看到的。如果是B船运的胆固醇,就叫低密度脂蛋白胆固醇,LDL-C。如果是A船运的胆固醇,就反过来,叫高密度脂蛋白胆固醇,HDL-C

你可能会问,不还有一种货,甘油三酯吗?甘油三酯这类货物,因为只能被B船运输,所以我们还是标记成甘油三酯,不再多加一个变量了。

那么,在这六个变量中,为什么那个“低密度”脂蛋白胆固醇才最关键呢?

为了找到这个最关键的变量,人类医学探索了数十年,几经波折,但幸运的是,就在最近不到五年里,真相清晰地浮出了水面。

我们用排除法来看一看。

首先,我们可以排除两个:A船,和A船载的高密度脂蛋白胆固醇。很明显,它们都是把胆固醇往身体外面运的,一看就是高血脂的对立面。

本篇文章剩下50%,加入会员免费看

隐藏内容

此处内容需要权限查看

  • 普通用户购买价格:2元
  • 会员用户购买价格:1元5折
  • 永久会员用户购买价格:免费推荐

好,这一篇,我们解读了医生内心关于高血脂诊断的全部盘算。那么,到底什么样的人容易得高血脂,有没有办法远离它呢?我们下一篇见。

更多文章资源请关注锦囊妙计官网!

发表评论

后才能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