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高血脂医学课》09 | 药物治疗:为什么医生都开同一类型降脂药?

 

前面两篇,我给你介绍了高血脂的非药物治疗。我要再次强调,生活方式治疗,是高血脂最基础的治疗方法。经过这样的治疗,是有可能不需要吃药的。

但是,如果医生判断,你的情况很危险,使用生活方式治疗还是不够的话,药物治疗就不可避免地来到了我们的面前。

那么,高血脂药物要怎么选呢?不用选。几乎所有医生第一时间给出的选择,都会是同一类药物,他汀。

是因为降脂药只有这一种吗?当然不是。高血脂对我们心脑血管的威胁这么大,降脂药的市场也很大。差不多每隔五年,就会出现一批全新的降血脂药物。

是他汀的效果最好吗?不是。是他汀的副作用最小吗?也不是。那为什么医生都爱选他汀呢?这一篇,我就跟你讨论一下,医生选择降脂药物的思路。

药物有作用也有副作用,从本质上来说,医生选择药物,就是一个权衡利弊的过程。利大于弊,就是医生追求的原则。

这个原则听起来很简单,但是利要怎么看,弊要怎么看,怎么才算利大于弊,医学有一套思考的模式。或许也可以给你的人生,如何真正看清利弊,做出正确的抉择,带来全新的启示和思考。

如何衡量药物的效果

首先,医生凭什么判断一个药品“好”呢?第一可靠的标准,就是看它有没有经过时间的检验。

他汀是30多年前研发出来的,名副其实的经典药物。30多年长期沉淀下来,无数实验证明,他汀确实可以降低血脂,而且效果很好。

一方面,他汀可以减少胆固醇合成,另一方面,可以加速血清低密度脂蛋白胆固醇的分解代谢。你看,减少合成,加速分解,所以他汀的效果非常显著。

它可以显著降低血液里的的总胆固醇、低密度脂蛋白胆固醇和Apo-B载脂蛋白的水平,还能降低血清里7%-30%的甘油三酯水平,并且把高密度脂蛋白胆固醇升高5%-15%。

那么,为什么医生要给不同程度的高血脂都开他汀呢?要注意,他汀是一大类药物,而不是一种。医生开给你具体的药名,一般叫“某某他汀”。

目前,中国市面上的他汀有7种,按照降血脂的强度分成高强度和中等强度。不同强度的他汀,可以降低25%-50%的低密度脂蛋白胆固醇,基本上已经可以覆盖绝大部分人降血脂的需求了。

同时,30多年的时间,也让我们把他汀的副作用搞得清清楚楚。可以说,不存在未知风险。这样,你吃药的时候要是有什么不舒服,我们早早就知道,这个副作用算不算大,对你要不要紧。

那么,一个降脂药能降血脂,就能说明它好吗?这个问题问得有点奇怪,但是答案是,不一定。我们还要用终局思维来判断药物的好坏。就是说,这个药能不能最终改善心脑血管疾病的发生、发展和死亡率。

我给你举个反面例子。我们曾经发现,大剂量的烟酸类药物可以降低总胆固醇、低密度脂蛋白胆固醇,还可以升高高密度脂蛋白胆固醇。这个烟酸类,就是我们常说的维生素B3,是我们人体必需的维生素。

这么全能的选手,又是我们需要的维生素B,为什么不广泛使用呢?因为量大之后,烟酸类的副作用一点都不少。而且,虽然它能降血脂,但是它单独用,比不上他汀,和他汀联合用,它几乎没有带来任何额外的心血管好处。所以,烟酸类已经几乎淡出降脂药物的江湖了。

反观,他汀就不一样了。用他汀药每降低1mmol/L的低密度脂蛋白胆固醇,大约可以下降22%的各种心梗、中风引起的死亡。这个效果,不夸张地说,在人类心脑血管疾病防治史上已经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。

所以,我们在运用终局思维时,不能用习惯性的逻辑推理代替真正的终局,否则就会犯错。

好,你已经知道,判断一个降脂药好不好,要看它有没有经过时间的检验,能不能最终改善心脑血管疾病,而不是只看当下的数据有没有降。

如何对待药物副作用

但是俗话说,是药三分毒,只要是药物,肯定有副作用。医生怎么看待副作用呢?有两条原则。

第一, 弊端一定要在可以承受的范围内。

无论药物的效果有多好,只要医生预估风险不能承受,或者不知道能不能承受,都会选择按下停止键。生命只有一次,医学宁可选择保守,也不会激进。

比如,他汀固然很好,但肯定也有一些副作用。主要集中在肌肉和肝脏的损伤。有些人在吃药后,会发生肌肉疼痛和肝功能异常。

因此,在吃药的时候需要监测转氨酶和肌酸激酶。如果你的转氨酶和肌酸激酶超过一定上限,身体可能不能承受了,医生也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减量,甚至停掉。不过就我的经验,真正因为这个原因停药的人也不多见。

本篇文章剩下50%,加入会员免费看

隐藏内容

此处内容需要权限查看

  • 普通用户购买价格:2元
  • 会员用户购买价格:1元5折
  • 永久会员用户购买价格:免费推荐

总结一下,这一篇,我给你介绍了医生选择高血脂药物的思路。那么,除了药物,有没有什么又快又好,或者一劳永逸的终极解决方案呢?我们下一篇见。

更多文章资源请关注锦囊妙计官网!

发表评论

后才能评论